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十年的友谊

DATA:2014-06-07  浏览次数:7461

    花都开了,你来吧! 
    电话里,樊盈春的语气依然急促而热情。 
    计划清明小长假去西安爬华山,但是却没想过去看花。华山什么时候都可以爬,但是花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。花会凋谢,山不会。大家的友谊是山吧,我知道那份情谊,长时间不去看,也不会变。但是想念却是花,有花期的,过了那段时间,想念便不会那样浓烈。而此时此刻,花开了,我很想念我的朋友。
  不过是一句话,觉得远在西安的那些粉嫩繁攘的花朵好像就要在耳边爆开,浓郁的花香就在鼻尖流动。杏花雨润、杨柳风拂的春天,与其窝在家里,不如去远处,看一场轰轰烈烈、七彩斑斓的盛开吧!何况,那春花怒放之处,还有一个朋友。 
    说不清是想看花,还是看人,我立即订了票。肉夹馍、擀面皮、热米皮……西安小吃你们好,我要来吃你们啦! 
    准备的过程是充满欣喜和期待的,大家多长时间不见了呢!上次见面,是几年前了,要一起去哪里呢?见了面先说什么?带什么礼物过去?她变了吗? 
    坐飞机虽然快一些,但我更喜欢坐火车的感觉,那是一个过程,是一场流动的盛宴。隔着一扇车窗,春天从光秃秃的枝丫,荒凉的土地,贫瘠的山坡,一点点浮现。好像是一个调皮的女孩子,你要找她,她却故意藏起来,等你不刻意去寻她了,她突然从树影间掠过,留下一个轻悄悄的笑,一抹淡绿的影子。在火车咣当咣当的声响中,你一点点向春天靠近。远远的,山坡绿了,柳枝蒙着一层鹅黄色的纱,草色要看近却无,这些,你走近了,便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远远的,才能发现初春神秘的美感。未走出鄂尔多斯,山上的树是长满花苞的,但却不肯绽放,不是害羞,而是憋着,大约知道自己的美,非得等着春风来逗一逗,才肯笑。走着走着,一过榆林,花就渐次地开了。不是一朵一朵,也不是一颗一颗,而是一片一片,好像一团玫红的雾气,缠在半山腰。山还没有绿得彻底,花却开得热闹。桃花是急性子吧,等不及绿叶,率先绽放了,空气中充斥着粉红的气息,原本明净的春天,瞬间暧昧起来。再走时间长一些,山便绿了,树叶也不再拘着,全都放开了,眼睛被点亮了,不知道该往哪看,到处都是绿的,黄的,白的,红的。树木的深浅不一,初出茅庐的要谦逊一些,着色也淡雅;资历略深一点,则率性随意,可深可浅;花却不同,大部分都穿得明亮大胆,夺人眼球,努力得有些过头,非要把路人的目光攫取过来;只有很少一部分,墙角的,树根处的,石头缝里的,小心翼翼的红着,默默无闻的白着,战战兢兢的粉着,好像在告诉路人:别告诉别人啊,我偷偷穿了姐姐的衣服,涂了妈妈的口红,只想漂亮一小会儿。 
    到了西安,已经是接近凌晨。樊盈春和她朋友在楼下接我,风是暖的,花是红的,灯是亮的,她穿着轻薄的衣衫,笑意盈盈。 
    没有准备去见她之前,不过是偶尔想想,不觉浓烈;真正准备去了,才发现我真的很想她;见到她的那一刻,却有些恍惚:这个姑娘,的确是我大学时期认识的那个傻乎乎乐呵呵的姑娘吗?毕业之后第一次见她,是13年。当时我一路搭车,从西双版纳搭到西安,风尘仆仆,心惊胆战,见了她,才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,长久外出以来第一次睡得那么香甜。她是一位巨友,她带给我的友谊,无论从心里上、空间上还是时间上,都有巨大的活动范围,让我自在。在她身边,我是真正的自己,连平时偶尔装可爱、装勤快、装大方、装文艺、装懂事、装淑女之类都懒得装了。这份友情是一个远方的小岛,你可以随意在上面栽种自己喜欢的花草树木,顺便搭个小屋住下,或者在小木屋旁边挖一条水沟冒充长江也她也不怪你。在她面前,我十分自在,毫不拿心。 
    “我到了很晚了,你给我煮点粥,我吃了就睡,第二天再说。”她说好。她就是这样,能这么放心的让我去打扰。我累极了,可是初见面的喜悦抵挡了疲乏,她为我熬了粥,大家坐在餐桌边吃饭,聊天,东南西北地说着。果然是西安人,一个硕大的碗盛得满满的,我很饿,却还是看着多。她发挥超长的热情,一个劲的督促我吃吃吃。吃饱洗漱了,才睡去。 
    一夜无梦。第二天,我是被厨房的香味吻醒的。樊盈春在摊煎饼。我从来不知道,她做得煎饼那样好吃,面糊里放了韭菜,瘫在锅里薄薄的一层,黄中带翠,正是春天的样子。薄薄的煎饼夹了现炒的土豆丝,卷起来,吃一口,饼的面香夹着土豆丝的脆香,十分可口。我平时吃不多,可是这次真的超常发挥了。这就是长久不见的好处吧,每一次见面,都有惊喜。 
    行程是她安排的,她说去哪里,我忙着吃,只是点头。第一天去钟鼓楼和回民街吧。“其实就是个古楼,也没什么。”但毕竟是西安的象征,明代建筑的典型。古时击钟报晨,击鼓报暮,悠长的钟声穿越千年的岁月,指引着世世代代秦川儿女的生活作息。西安就在这一声声的晨钟暮鼓中,变迁、发展。 
    据说逛西安,回民风情街是必逛的。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,长安聚集了来自古阿拉伯、波斯等地的商人、使节、学生。历史记载,许多人沿着丝绸之路来到繁华热闹的长安城后,在这一区域经商、留学和做官,一代代流传。在千年的动荡变迁中,这些来自异域之邦民族不断繁衍生息,并在长安城中扎根,发展,形成一个个独特的学问现象。长长的青石板路,两边各色店面鳞次栉比,小道阡陌纵横,游客熙来攘往,精美的手工艺品、花色繁多的小吃,透过锅里腾腾的蒸汽、店家上响亮的吆喝、空气中弥漫的香味,仿佛可以感受到人声鼎沸、车水马龙的李唐盛世。 
    名不虚传的回民风情街,在节假日人就更多了,挤都挤不进去,用摩肩擦踵形容毫不为过,但是我十分喜欢这种乱哄哄的热闹场面,从街头走到街尾,美食应接不暇,只遗憾肚子不够大:羊肉泡馍、肉夹馍、擀面皮、烩麻食、柿子饼、核桃饼、酥油饼……总有那么一两样美食俘虏你的胃,让你措手不及;也总有那么一两样,辣的你泪眼汪汪。一趟走下来,衣服上也全是油烟味,或许还袖口蹭了油渍,胸口滴了酱汁——这就是回民街的魅力所在,在这里,你可以感受到热气腾腾的真实的生活,那必然是有有一点脏,有一点乱,有些措手不及,但总是热气腾腾的,温暖厚实的,五味杂陈的,甚至让你流泪。 
    对于外地人而言,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地方,因为这里一下子聚集了各色美食、各种奇特的工艺品,以及形形色色的人,或者你可以说,这里有着独特的历史魅力。但是西安人却不这样看,樊盈春就不喜欢这里。“东西就是些小吃,没有多好吃啊!”要是提起历史,回民街和无法和骊山、华山比。对啊,长安城远远不止盛唐繁华,还有秦汉古风。我羡慕樊盈春,她居住在这座城中,路过是钟鼓楼,散散步可以沿着明长城,抬头可以看见骊山,脚下随随便便一块石头可能都有故事。浸润于此的人,可以对那些景点无感,可是对于才来西安几天的人,必须通过一些浓缩的代表性的东西来了解西安,比如回民街、比如华清池。 
    作为朋友,她希翼我不虚此行;作为西安人,她也希翼我多了解一个这座古城。钟鼓楼、大雁塔、古长城、兵马俑、华清池……她都计划带我看看。但是我却不争气,走着走着走不动了。天气和她一样热情,姑娘们都穿起了裙子,色彩艳丽,和新开的花一起生动地点缀着这座古城。大家也累了,坐在城墙边的树底下聊天,想起从前的时光,武汉的樱花,像花儿一样的年纪。 
    “可惜你来晚了,玉兰花谢了!”很多很多个武汉的春日,从教室到宿舍的路上,玉兰花开得洁白丰盈,大家下课了在校门口买了热干面、炒粉或者豆皮,边走边吃,一路叽叽喳喳的,聊班里的男同学,聊梦想,聊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聊即将到来的考试……一次次走过同样一条街。我是想看玉兰吗?我想念的,是大家一起走过的那条开满玉兰花的路,那段充斥着玉兰花香的岁月。 
    下午,她带我去赛格逛街。“新开的,人非常多,是西安现在最受欢迎的商场。”我来的时间短,她恨不得我用三天的时间把西安的千年历史看过了,也把西安的现代化了解了。“吃什么?土豆粉?擀面皮?大家门口有一个夹菜饼很好吃。肉夹馍吃吗?核桃饼也不错……”这是在为难我这个吃货吗?提到吃,她也恨不得我一天把西安的几十种小吃都吃了。 
    第二天,大家报团去兵马俑和华清池。“兵马俑不就是几个土坑和一堆泥人吗,有什么好看的!”樊盈春的朋友说。 
    我却充满期待。怎么能如此说呢!那可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啊!一堆泥人?那可是古代辉煌文明的标志,是跨越时间的瀚海的一座桥梁,是大家了解秦代的历史学问、科技、军事、政治、艺术的一扇门。一个泥人,就制作而言包括泥塑、焙烧、雕刻、彩绘等多种工艺,而不同类型的陶俑,车兵俑、武士俑、骑兵俑、军吏俑等,又向大家揭示了秦代等级森严军制,更让人惊奇的是,每一个陶俑面部表情、身材相貌都形态各异,且头发、眉毛、眼睛、鼻子都十分逼真。当时的科技水平,简直直逼杜莎夫人蜡像馆的水平。遗憾的是,由于氧化,那些彩俑在出土不到10秒的时间全部变成灰色,大家无法欣赏到秦代的彩绘艺术。兵马俑只是秦始皇陵墓外围的殉葬坑,只占秦始皇陵墓的极小部分,由于开发和保护技术水平有限,秦始皇陵墓一直未开启,大家也无法看到里面的艺术瑰宝。 
    下午,大家去华清池。瞬间穿越几千年,从秦代穿越到汉代,从秦始皇的丰功伟绩转移到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千古爱情。白居易的一首《长恨歌》让大家记住了华清池,但华清池的历史却更加悠久。周、秦、汉、隋、唐等历代帝王在此建有离宫别苑,亘古不变的温泉资源、烽火戏诸侯的历史典故、“西安事变”发生地……任何一件事,都彪炳史册,但是人们选择记住爱情。爱情没有历史事件那么沉重,爱情让人充满幻想,褒姒让枯燥的烽火台都变得浪漫,杨玉环让整座山都变得丰满起来。 
    晚上回去,大家穿过一条小巷,再路边的小摊买小吃。行人很多,到处都摆满了小摊。摊主们也不着急,生意时有时无,大家隔着几米远的距离聊天?U庾鞘械幕盍τ膑攘鸵藏在这样的小巷中,让你感觉到热气腾腾的人间烟火。那烟火?000多年前的周王朝开始,到纵横天下的大秦帝国,再到汉王朝,知道李白醉酒的唐代,一直熏陶着这片土地,以及世世代代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。长安自古帝王都,同为古都,西安却没有北京的高高在上的傲气,没有南京的六朝胭脂浸润的奢靡,没有洛阳的雍容渊深,西安十分接地气,一草一木都那么温和、亲切,好像在欢迎任何一个外来的人。 
    第三天,大家打算去看画展,可惜我是一个十分不喜欢排行程的人。睡醒来就10点多了,一边做饭一边聊天。下午三点多,大家才爬起来去超市,打算带点特产回去。大家买了东西,吃了热乎乎的热米皮,买了一个核桃饼准备带回去。收拾东西的时候,樊盈春给我带了香蕉、苹果,倒好热水,又安排我衣服、鞋子带好没,身份证带好没,不停问我吃饱没,还要不要再吃一个饼?这个家伙,怎么和我妈一样啊!我看着她忙前忙后,感动得十分憋屈。干嘛对我这么好,我都是而立之年了不能哭啊! 
    送我去车站的路上,大家说起各自的打算,聊起梦想的未来,对生活的看法。不过是一些琐事,但大家的生活就建立在一堆琐事之上,通过一件件小事,大家一点点成长,一点点成熟,一点点变成现在的自己。大家认识十年了,大家一直在变,在为生活而努力。记得2013年我去找她的时候,她租着房子,小小的屋子阴冷潮湿,可是朋友们都聚在一起,年轻抵挡了一切苦难,她不觉得辛苦。现在,她不再租房子了,新房子装修的雅致大方,厨艺也不错,对生活也少了抱怨,在认认真真过自己的日子。当时我也那么傻,竟然一路坐陌生人的车,一路换了20多辆不同的车到了西安,对未来充满迷茫,深深迷恋那种流浪的感觉。现在,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并且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努力。只是我不及她,找到了可以一起努力的那个人。 
    十年,大家都变了,但是听见她依然爽朗的笑声,我知道,有些东西,是永远都不会变的。

上一篇: 奇永生二三事

下一篇: 文字的温度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