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尼泊尔有多美?

DATA:2015-06-19  浏览次数:6253

    前不久尼泊尔的大地震,让全世界人民的心都跟着颤抖了。这个古老的国度,有着迷人的风情与传统,是世界学问遗产的瑰宝。杜巴广场、斯瓦扬布纳特寺、巴德岗等世界学问遗产是佛教发展的圣地,也是世界庙宇建筑的顶峰。2014年初,我有幸去了一趟尼泊尔,领略了这世界最美一角的风景。
    尼泊尔是个充满浓郁风情的宗教国家,我的旅行要从哪里开始呢?从泰米尔街道拐角那家手工艺小店的一串菩提籽,从杜巴广场古老庙宇门柱上的一副木雕,从奇特旺国家森林公园里那条清澈见底的河流,从博卡拉滑翔伞俯瞰人间,还是从山区隐藏在丛林深处的某一朵开得寂寞却繁华的野花?我的旅行,从一条寂寞的山路开始。那是通往尼泊尔的山路。
    加德满都是尼泊尔的首都,可以从拉萨直接飞过来,但是大家选择了租车,虽然耗时,但毕竟可以走一遍中尼公路,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,慢慢抵达目的地,好多一点对尼泊尔的了解。
    中尼公路是西藏目前唯一一条国际直通公路,由拉萨开始经日喀则、定日、聂拉木、樟木,友谊桥、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。一路上,大家下了好几次车,排着队,哆哆嗦嗦地打着寒颤,接受一遍又一遍的身份检查。我想,若在那些冰冷的夜里,站在星空下的士兵,当他们不检查大家的时候,是在干什么呢?一定无数次地检查过星空,检查过大山,检查过别人幽寂的梦境。
    到检查站点里除了士兵就是狗。也许夜太漫长,人需要狗的陪伴。它们安静沉着的眼睛会告诉人类,夜多长天都会亮。每到一个关口,关口的灯光就把黑夜打开一个缺口,不久又悄无声息地合上。黑夜猛兽睁开眼睛看了大家一下,又漠不关心地闭上眼睛,好像要看清打扰他休息的人。又仿佛郁闷,这些家伙半夜出现在这里干什么,清扰他的好梦。
    大家的车子要翻越喜马拉雅山系,其中包括四座大山,即措拉山(海拔4950)、加措拉山(海拔5220)、通拉山(海拔5324)、亚汝雄拉(海拔5627)、全长748公里。线路地处喜马拉雅山系的坡积层与高原地形地带,沿线地形、地质、水文、气候复杂,山高谷深,地形险峻,据说夏天经常发生泥石流。车子要与与泥石流比速度,惊险万分。 
    牧歌一直荡漾在夜里,司机大哥还会跟着哼几声。仿佛那是深夜里唯一的声音,证明着大家没有同夜一起沉没。一个幽蓝而深长的夜,月亮一直跟着大家。星星睁大眼睛注视着这条纤细的路,仿佛害怕一不小心就被寂静吞没。经过某个小县城,偶尔能看见灯光,那灯光像被冰冻千年,冷的不带任何温度。
    雅鲁藏布江仿佛消失一般流淌过,如此寂静,却涌动着星星,抚摸着月亮。大家向黑夜深处的一盏灯驶去,却又在接近的那一刻匆匆忙忙离去,像一个遗憾的吻别。夜会一直冷下去,冷下去,周围的空气一定是从珠峰落下来的,裹满了雪山的气息,冻碎了一场风。那些细小的碎片,凉凉地铺在大地上。大地一定打了一个哆嗦,这些碎片又被另一场风吹散。狗不停地叫,发誓要吵醒一个梦。张开白生生的牙齿,要把夜色撕裂一个口子。车子走到哪里大家不知道,只知道大家一直走在夜里,无边无际的黑。家家户户都关了灯,关闭了与这个世界的一切关联,沉睡在一个遥远悠长的梦乡,深深的把自己放进黑夜,千万年一般久远。
    狗一直叫,好像从没停下过,我醒醒睡睡,狗的声音通向大家微薄浅蓝的梦,可是大家知道,这条路将通向天明,通向美景神秘的尼泊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精美的加德满都
    尼泊尔真的是天生丽质,一过樟木口岸我就被它的美惊呆了,如果说西藏是一个英武帅气的小伙子,那么尼泊尔绝对是一个变幻莫测的美娇娘。尼泊尔的乡村,群山环绕,沟壑流水,花草芬芳,田地纷呈,就是一个饱满而青春的少女;泰米尔街,游客如流,物品繁多,简直就是一个见多识广、潮流时尚的风流女郎;杜巴广场、各种大庙小庙,古朴的寺庙、精美的木雕、历史悠久的佛像,更像是一尊尊历经沧桑而低眉慈悲的观世音菩萨。我被它的乱惊呆了,那样坎坷狭隘的路,司机可真是在用生命开车啊。熟话说狭路相逢快者胜,车辆摩托车、人力三轮车、出租车飞箭飞镖飞刀一样穿梭在大街小巷。
    这个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国度,犹如出生在贫民窟的绝色丽人,杂乱中彰显出一种别样的妩媚。加德满都到处都是尘土与佛塔,人群与商店,精美的手工艺品,多得充斥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。视线不出5米,就被熙熙攘攘的人群、琳琅满目的商品与高低错落的房屋阻挡。加德满都的商人都多多少少会说一些中文,进入任何一个小店,都有人用中文招呼你,绝大多数小店可以使用人民币。
    清晨,多姿多彩的的加德满都总是可以惊喜人的眼睛。初生的阳光还未被尘土与噪音的打扰,干净柔软,为这座城市一笔笔上色。店门在阳光的指挥下,一家接着一家打开,手工披肩、精美的木雕、嵌满宝石的首饰、华美的纱丽、细腻的唐卡,一步步排列开来,好像在给游客布一个迷魂阵,让你深陷于此,不能离开。路边的小店燃起一支香,香味细腻绵长犹如一条线,牵引着游客的味觉。
    尘土飞扬的道路边上,尼泊尔妇女在路边整齐的摆放着各种蔬菜,静候客人的光临。蔬菜的品类不多,只有胡萝卜、土豆、茄子这些简单的菜,不是很新鲜,一副营养不良病蔫蔫的样子,菜色还不如那个尼泊尔妇女的披肩亮眼。这个相对贫困的国度,即便是首都,除了当地产品,外来的蔬菜与水果依然少得可怜。经常看到当地人推着自行车兜售水果,也只有香蕉、葡萄等,从来没看到过西瓜、哈密瓜等。尼泊尔生活节奏慢,此时有些店铺还未开门,路上行人也不多。
    大家租了车子去杜巴广场,那车子和民国时期的人力三轮车一样,不同的是尼泊尔人把车子装扮得色彩斑斓,十分养眼。尼泊尔全民信奉印度教,宗教气氛浓郁,生活习俗与中国迥异,中国人来了还得先看看有哪些禁忌:转佛塔不能逆时针,握手不能用左手,不能摸小孩的头……在帕斯帕提纳神庙,不但可以参拜湿婆大神,还可以花1000卢比看一次印度教的火葬仪式,看着一个人化成缕缕青烟飘上天,化成灰被抛进恒河;还有孤独寂寞一生的库玛丽活女神……
    大家都想看看“活女神”,据说活女神的挑选是十分严格的,候选的女童年龄约4、5岁,全都是贵族--释迦族的女儿,身体必须完美无瑕,没有流过血,寻找库玛丽的程序与大家西藏寻找转世喇嘛相似。库玛丽要满足32个吉祥的特征,从眼睛的颜色、牙齿的形状到说话的声音都有要求。这个习俗挑选的最后一环是把女童关在庙中的大殿内,四周黑压压的,放满血淋淋的水牛头、骷髅头,并由一些戴上恐怖面具的人扮演恶魔,而从面无惧色的女孩,便是女神的化身。在占星家确认这女孩的星座与国王吻合后,便认定为真命女神,定居于女神庙内,直到第一次生理期出现才被新的女神替代。
    关于活女神的传说很多,可惜大家去的时间晚了,没有看到神秘的女神,大家都说下一次吧,这里这么美,再来一次绝对值得。当时,谁又会想到一年后会发生大地震呢?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彩色博卡拉
    博卡拉是尼泊尔第二大城市,相当于中国的上海,更是世界著名滑翔伞圣地。去博卡拉,目的就是玩一次滑翔伞,实现我的飞天梦,但是博卡拉让我深深留恋的,却远远不止风起那一刻的飞翔。这个安卧于喜马拉雅山谷地的小城,恬静而安详,充满欧式风情。彩色石砖砌成的小洋楼树木掩映,雕花的围栏精美细腻,鲜花一串串从屋顶垂落。大家住的旅店是一幢美丽的小屋,叫lakecity。小屋的屋顶有一个小阳台,站在上面可以看到费瓦湖与周边的群山。每天清晨,婉转清脆的鸟声将大家从梦中唤醒;出门,鲜花从屋顶开到头上、肩上。
    当地人喜欢在门口或者家里放一盆清水,里面栽满鲜花。我出门的时候,旅店前台的小姑娘刚刚采好花,她捧着一盆栽满鲜花的清水朝我走来,黑色的眼睛笑得弯弯的,亮得像夜里的灯,长长的黑发闲闲地挽起垂挂在左肩。水盆里的花儿刚刚睡醒,还带着晶莹剔透的露水,像刚刚洗完脸的小女孩,嘻嘻哈哈簇拥在一起,惊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。
    博卡拉处于喜马拉雅山谷地,依偎在终年积雪的安娜普纳山峰和鱼尾峰下,傍着迷人的佩瓦湖,苍翠繁茂的植被和壮丽的雪山风光形成强烈对比。抬头,掩映在云层中雪山悬挂在头顶。大家租了一辆摩托车和两辆电动车,骑着车子上山去看世界和平塔。山路蜿蜒,油路走完了就是坑坑洼洼的土路,尘土漫天飞扬,大家跌跌撞撞上山,旁边是悬崖,路不好走,摔倒好几次也继续前进。
    到达白塔,不允许穿鞋上去,大家脱了鞋,绕着白塔转了一圈。身体与大地接触的那一刻,内心奔腾的野马突然安静下来。一路走来,秀丽的山村景色算是最大的福利。油菜花层层叠叠从山脚开到山顶。镶嵌在深山之中的小屋,全部有着靓丽的颜色,像糖果般可人,放佛裹着童年压在笔记本里的那张糖纸。山底的费瓦湖,宁静如梦乡;抬头可以看到高耸入云的雪山。那一朵山花,一不小心就开在了天空之上。
    下山的时候路不好走,我下车步行了一段。山间的小村落,幽静却不乏生活气息。热情的当地人看见我,都会微笑,或者说声“namasidai”(你好)。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山间小路,被细碎而繁盛的野花包围,被曲折婉转的虫鸣包围……
    本来预定了滑翔伞,可是因为下雨推迟了,大家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飘荡,听着雨水打在伞上,叮叮咚咚的。路边停靠的几辆当地公交车也冷冷清清没什么人。不知谁提起了坐一趟公交车吧,大家一拥而上,马上占领了那辆色彩斑斓的公交车,叽叽喳喳地询问车有几站,要开多久。在一个尼泊尔小姑娘热情帮助下,才发现这辆车是要去另一个小村子。 “下车?不!大家何不直接去看看原始的乡村呢?”
    于是,细雨蒙蒙的博卡拉,大家坐在一辆五彩斑斓的乡村小巴士,向一个不知名的乡村出发了。车子沿着费瓦湖缓缓前进。雨丝细细飘落,不着痕迹地融入费瓦湖,滴滴答答地从玻璃窗滑下。车子转弯,看不见湖,以为走远了,谁知道再一转,碧水粼粼的费瓦湖又出现在眼前。就像有些人从你的窗口经过,你以为他会走远,可是转弯之间,又彼此相见。
    田地里初生的庄稼像一块块绿茸茸的毛毯,一定是尼泊尔哪个美丽的少女亲手编织。水气濛濛的乡村风光。远处的山峦腾起团团白雾。我讶异:原来白云是这么产生出来的啊!泥泞的山路,车子摇摇晃晃,放佛一只不安分的野兽。也许大家摇摇晃晃的心,只有坐在摇摇晃晃的车上,才能保持一致的频率。
    到站之后,他们坐下来休息,我一个人打着伞在村里转悠。经过一间间屋子,跨国一条清澈的小溪,度过一段窄窄的小木桥,走到村头,又折回来。冒着雨水,给豌豆花拍照,给流水拍照,给丛山拍照……这个村落,应该是我一辈子唯一一次经过,我想多记住一点。
    以前我去过很多地方,遇到很多人,我以为还年轻,还会来,那些人也不会走远。其实大部分地方,去过一次就再没有第二次,大部分人走了再没有回来。让你生命不至于如此单薄的办法,不过是拼命记住,让记忆厚重一些。
    村里的小姑娘热情地给大家先容自己的家乡,还给大家拼写,原来这个小村子叫ghatichhina。群山怀抱中,这个不知名也没有游客的小村子,安静而淳朴。细雨蒙蒙,远处的山峦水雾弥漫,好像一个轻飘飘的仙境,下一个瞬间就会在阳光下蒸发。溪水潺潺,鹅卵石七彩玲珑,溅起的雨水打湿了我的鞋子和裤脚。
    大家坐在小卖部的小楼上听雨,感受陌生国度陌生村落最朴素最原始的问候。我点了一杯奶茶,付账的时候才知道15尼币(人民币不到一元),真是便宜啊。小村落一杯浓浓的下午茶,甜甜地带给大家一个温暖的问候。
    从小村落回到博卡拉,太阳突然出来了。大家决定在费瓦湖划船。费瓦湖边停靠着很多弯弯的小船,彩漆画着美丽的图案,仿佛给费瓦湖带了一串宝石项链。但是小船容不下五个人,大家只好坐自己脚踏控制的中型船。雨后的费瓦湖显得更加含羞,粼粼波光加上翠绿的青山的倒影,我怀疑自己误入水墨山水的画中。那些蓝色、黄色、橘色的尖头小船停泊在码头,似刚从梦中苏醒,带给游客一趟七彩斑斓的路程。湖水缓缓荡着漾漾的柔波,摇摇晃晃的飘着瓦蓝的天。水影淼淼茫茫,阳光穿透云彩,在湖水中投下白亮的一道光,把湖水切割成两份。白云淡淡的影子,被水波拥着,跳一支柔软缠绵的舞。费瓦湖荡着浅浅的波,像一个多情少女落下的眼泪,诉说着一段伤感的情事。
    漫无目的玩了一天,第二天天气转好了,可以飞了,大家都兴奋不已。滑翔伞企业派了一辆吉普车来接大家。在企业填写了单据的时候,大家的教练prem很热情的邀请大家一起跳舞。伴随着动感的音乐,大家几个就在大街上和prem一起跳。很久不跳舞的我,再也不怕谁笑话,反正开心就好了。
    在准备滑翔的时候,我坐在山坡上看雪山,鱼尾峰近在眼前。在博卡拉,抬头就可以看见雪山。每一次抬头,我都会被震惊。这一次好像更近。是的,雪山美得惊动人心。那雪山在白色之上,蓝色之中,是湖泊、海浪、星空、雪夜的结合,是童年的冬天、是流星的汇聚,是天使冻结的眼泪,是遥远与不可触摸。如果有人告诉我那里住着仙女,我会毫不犹豫的相?拧?
    山间的村庄、小路、树林、田地、野花组成一副优美的乡村油画,天空中的滑翔伞像是飞翔的彩虹。尼泊尔是把颜色运用到极致的国家。到处都是花,家家门前都是鲜花盛开。车子、衣服、房子都涂着亮眼的色彩。一座座色彩亮丽的小屋散落在一丛丛鲜花之间,放佛置身童话世界。每一个门口,都放着一个水盆,水中总是飘着花,红得黄的粉的,点亮路人的目光,也点亮尼泊尔人的一天。
    彩色的房子色彩艳丽却不杂乱,有一个主色调。一般一幢房子只有一个颜色,雕栏或者窗户饰以其他色。红色的、蓝色的、黄色的、绿色的、橙色的……五彩缤纷却并不浮夸,也绝不庸俗。这些艳丽的房子,在群山怀抱、丛林密布的博卡拉,就仿佛开在大自然中的花一样,是鲜活的,是自然的一部分。一幢幢房子立在眼前,你会惊讶,颜色可以这么生活!生活可以这么色彩斑斓!要多么热爱生活,才可以让生命的每一个角落都有鲜花绽放。
    穿上装备,在草地上坐了一会,一切都准备好了,Prem说:和我一起飞吧!
    风来了,大家飞上天空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田瑞芳
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