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思念

DATA:2014-11-12  浏览次数:7176

    炊烟是从半夜开始在屋顶升起。天还是一片漆黑,我出去找柴火的时候,星星还睁着亮晶晶的眼睛。正月初五,正是接财神的日子,天空陆续开起灿燃烟花,遮了星星的眼。
    看看时间,才5点。算算,七叔的火车早到了,现在也该回来了。锅里的水早就开了,咕嘟咕嘟冒着热气,像一个热烈的怀抱,等着饺子的到来。饺子是昨天包下的,一个个白生生的小巧玲珑,列着队等着上阵。奶奶比大家醒得更早:“你七叔回呀?”她反复确认,像是孩子确认一个美丽的梦境。七叔是奶奶七个儿子里最小的,爸爸他们兄弟几个成家后一个个分家,奶奶一直和七叔住着,吵吵闹闹却分不开。前年七叔供三个孩子读书,没办法全家远走包头,一直没法回来。两年没见,不知道那种思念多么揪扯心肺。我只好一遍遍回答:“一会儿就回来了!”
    门外响起汽车的声音,他们回来了。七叔第一个进门,熟悉的笑容绽放在皴黑的脸庞上。“好点没?”自然是先问候奶奶。
    “哪能好了呢?好不了啦!就是还不死!”出乎意料,看见思念许久的小儿子,奶奶没有哭,淡淡地应付着,眼皮也不抬。估计还在怨七叔扔下她一个人出去打工,一走就是两年。但她倔强的心,无法拒绝牵挂的念,奶奶不怎么搭理七叔,却嘱咐妈妈煮饺子。
    七婶带着弟弟妹妹下午回来,因为七叔多一天的假期,等不及七婶,提前回来了。离开熟悉的村庄,两年,对于七叔来说,半天也太漫长。
    “姐姐,我大大看见奶奶哭了没?”妹妹发来短信。“没有呀!”七叔是爸爸他们兄弟里最刚强的汉子,哪能轻易落泪呢?种地、养牲口都是一把好手,喝酒算是村里第一,打架都不落人后,大家村最利害的地痞都被七叔打得不敢上门。我看见过七叔头破血流却依然微笑的样子。
    “听说奶奶病了,单位不给请假,我大大哭得可利害了。”收到这句的时候,我抬头看了看依然微笑着和爸爸聊天的七叔,低头那一刻,泪水滚落到碗里。这个粗犷硬朗的汉子,他是用了多大的力量,才忍住没有在看到妈的那一刻嚎啕大哭,才勉强着对大家微笑,聊一路的磕磕绊绊。
    吃过午饭,大家都出门了,我陪着奶奶。
    “奶奶,一会儿六叔回来呀!”
    “别让他来!我这病就是给他气的!”奶奶不高兴了。
    这个倔老人儿!老得糊涂了!“吃桔子哇!人家回来看他妈,我能管住了?”我逗她。
    东拉西扯了一会儿,奶奶突然说“呀?你妈也串门子去了,那谁给你六叔做饭了?坐火车一天肯定饿坏了!”
    我只好苦笑:“我给做呢哇!”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赶紧把饺子和肉放到笼屉里,烧好火,等着今天的第二个客人。
    六叔一进门就开始给医生打电话,请医生给输液。
    这时候奶奶安安静静的不再说话,耳朵不好使了,她想认认真真听清楚,自己要被安排到什么地方。之前她很少生病,一直哪里都不肯去,坚持要留在村里。现在真的严重了,开始害怕,害怕儿女们不接纳自己。说话也没有之前的底气,唯唯诺诺的。天天咿咿呀呀假装病得利害,不准爸爸离开一步。她有七个儿子一个女儿,在那样的年代,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拉扯着孩子。但我知道,那段岁月不是辛苦两个字可以形容的。
    最后,决定奶奶在大家家养老,叔叔们出钱。奶奶也放心了,爸爸脾气好,对她也好。
    四点,七婶带着弟弟妹妹回来了。孩子一下子多了起来,气氛格外热烈。灶里的火一直没灭,饭凉了又热了,人一波又一波地来,屋子越来越热闹。
    “航航去给奶奶看看,两年没见,奶奶想你了。”七婶推搡着弟弟走到炕沿边儿。“奶奶,你病好点没?”弟弟有些拘谨,曾经每天赖在奶奶怀里的日子也疏远了,但神情认真,希翼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关怀。
    “一走就不回来了,见也见不上。”奶奶突然哭了。泪水顺着皱纹蜿蜒而下,一滴滴打湿裤腿。
    生病了疼痛了她不哭,看见远归的儿子她不哭,被媳妇嫌弃了她不哭,知道自己一病不起害怕随时离去,她也不哭。但是在一个小孩子面前,她却肆意流泪。
    也许是委屈,最小的儿子一去就是两年,还带走了最小的孙子;也许是害怕,怕自己心疼了一辈子的儿子、孙子,再也见不到了;也许是欣慰,毕竟又一个年关过去了,想念的孩子回来了;也许是无奈,平时都不回来,非要自己病危了才肯回家……最大的,是高兴吧,不论如何,全都回来了,亲人们全部坐在炕上,端着一个大碗,大口大口吃着饭,聊着各自的人生,就如同几十年前,八个孩子也都坐在炕上围成圈,大口大口吃着自己刚刚蒸好的莜面……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