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路在哪里

DATA:2014-07-29  浏览次数:6470

    她张望着大家,站在门口,手扶着生锈的大铁门,眼神像期盼着什么一样,悠长而倔强。有气力的时候,可以走远一点,站在村口唯一一条乡村公路上。她眯着眼,皱着眉,看一辆又一辆的车载着希翼,过去,再过去。她眼神不好,也不认得车,只是望着罢了。站得累了,肯定又颤颤巍巍地沿着那条坑洼不平的小路,弓着背,慢慢走回去。坐在门口的石头上,继续等待。
    一天过去了,她回屋,热了中午留下的稀饭,喂了猫,熄灯,睡觉。她依然带着希翼,嘴里念念有词:工作忙的了,忙的了。
    她耳朵不好,不能打电话,所以等待大家回家,就真得是日日夜夜在等。她在用尽余生,等待和儿孙相聚的惊喜。
    她在等待中无数次病倒,挣扎着站起来,继续等。这一次,有些严重。她已87岁了,扭了腰。我心急如焚。七叔家的妹妹们首先回家照应她,为她洗衣服、做饭、洗澡、买药,听她唠叨。我惭愧不已,远不如第一时间陪在她身边两个年少的妹妹第一时间陪在她身边。好一点,我才得空请假。
    她不在家,我从隔壁的大娘家喊她。我搀着她,小心翼翼地走回家。她说没事了,可以走了,但抓着我的手那么紧,她是高兴的。
    “娟霞和娟娟回来了,你姑姑刚刚走。我没事,能动了。路费贵得回来干啥呢。”她絮絮叨叨的,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。
    她想念自己最小的儿子,每次都问起:“你去你七叔那没?你们想去一下就能去?远不?路在哪了?”
    路在哪里?
    她反复走过的,不过是从屋子到田地的山野小路。曲曲折折,盘盘转转,坑坑洼洼,绊住了她一生。她 没坐过火车,没见过飞机、轮船,不知道除了村子之外,路是怎么样的。是怎么样的路,带着她一个又一个  骨血远走他乡。又有什么样的路,可以带着她去见自己的子孙。
    她难以想象。
    大家的村庄,就是她世界的中心。她总是担心,孩子们走得太偏远了,吃不好,穿不暖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    企业也修了不少的路,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说明。
    可是奶奶,这世上的路有千条万条,大家都知道,回家的路只有一条,它通向你;这世界有千城万城,你等大家的村子,就是唯一的首都。
    因为爱,是最好的路,它通向任何地方。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