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《冈仁波齐》绽放在生命里的雪莲花

DATA:2017-09-09  浏览次数:2054


雪山辉映,道路曲折漫长,一群人向着圣地进发。一部影片《冈仁波齐》让人生最美好的希望,绽放在雪域高原最普通的百姓的生命里。

这是一部文艺影片,一部类似于纪录片的影片,没有太多的情节和利益冲突,居然获得很多人的关注和不菲的票房。

这究竟是为什么?可以肯定地说,《冈仁波齐》找到了人们情感最软弱的地方,找到了金钱社会的光影下,人的灵魂的归宿。影片讲述的,看似是一种赎罪,其实就是救赎自己;看似一种传统的朝圣,其实就是对美好人生的向往。正如影片里杨爷说的,“我一辈子跟着牛屁股,没见过世面,如果能去拉萨朝圣就能了却一生中最大的心愿。”

从影片人物的安排上看,有老人、小孩、孕妇;有牧民、屠夫、家庭主妇,这是一个很巧妙的安排,老人意味着黄昏,孕妇和小孩意味着希翼。而更高明的地方在于朝圣的半途中次仁曲珍生小孩的过程,和最后杨培爷爷死后的天葬场面,用短短几个镜头,诠释了人生的全过程,将朝圣推向了一个顶点。

费里德里克·格鲁著的《行走,一堂哲学课》一书中讲道:人生就是一场虔诚的朝圣,行走是中间必不可少的。写作也一样,它是关乎心灵的朝圣,不问终点,只问过程;它是对远方的膜拜,对人生的诉求,对生命的固执!这正是影片里这支朝圣队伍的真实而生动的心理写照。

《冈仁波齐》的朝圣队伍,一路风霜雪雨,风餐露宿,一心向往远方的圣地,宛如一曲心灵的赞歌,是对人生的一次洗礼。尤其是现代人,人们的心灵因为被金钱所诱蚀,已经没有了崇高,没有了信仰和敬畏,人生只剩下为获取金钱而不择手段、甚至铤而走险。影片之所以能取得成功,正在它抛去了一切私心杂念,给心灵留下了本真的空间。在这纯洁的时空里,使观者与影片里的人物很容易产生心灵的共振,从而赢得了人心,产生了共鸣。

影片里的人物,从出发到结束,几乎没有多少台词,最典型的是尼玛扎堆每天说的“咱们念经吧”“咱们走吧”,众人随口应称“昂”。但影片留下的大部分空白,虽然没有语音,而胜似语音,那就是五体投地磕的等身头。每一次扑下身去磕头,就是一次心灵与神的对话,它胜过了千言万语。

“我往山上一步步地走,雪往下一点点地下;我和雪约定的地方,想起了我的母亲。大家有共同的母亲,大家的命运都一样。命运好的做了喇嘛,我的命运不好去了远方。”这是影片中众人推着四轮车车斗翻越大山时,唯一唱的一首歌。这歌声舒缓、廖远,每一个音符就像是有着穿越空间的力量,仿佛在云朵上飘扬,在雪域、天地间回荡。这歌声是从他们朝圣人的心灵深处喷涌而出的,唱出了他们对这片热土的理解、热爱、沉醉。正如一首著名的诗里讲的,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”。是的,他们中不乏赎罪的人,但他们很少有功利的考虑,就是为自己的心灵获得解放。他们不畏艰难,认定远方就是家,是可以安顿心灵的地方。

也许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能理解尼玛扎堆他们千辛万苦为什么朝圣?但是当你随着影片的播放,看到他们望见布达拉宫和冈仁波齐山那一刻,你也有一种与他们一样的感受,他们历经千辛万苦,心灵终于找到了安顿的地方。为什么杨培爷爷在冈仁波齐山下去世,大家能如此淡定?就是这种心理最好的诠释。正如杨培爷爷的侄子尼玛扎堆说的,杨培能在冈仁波齐山下去世,是他一生向善的福报,在他看来是最好的归宿。

影片的构图可谓超级完美,从雪域高山、到山花烂漫;从风雪交加,到春风拂面;从长长曲曲的公路,到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;从雪景里的修行队伍,到匍匐在洪水里的人们,无处不美,无时不让人震撼,无不令人神往。

是的,人生就是一场朝圣,有的人心灵获得解放,或许清贫但也感到很幸福;有的人背负太多的枷锁,虽然很富有、甚至是很任性,但常常生活得很煎熬,甚至夜夜被噩梦惊醒。

也许有人说,这是“迷信”,但这真的不是什么“迷信”,而是在寻找人生新的坐标。因为大家每个人上天都赋予了其独特的才能,有的人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坚定地前行,哪怕再苦再难也会坚持下去,就如一直在朝圣的行进中,最终没有辜负上天希望,到达了精神的彼岸;而有的人,一遇到困难就退缩不前,甚至为了私利而出卖自己的灵魂,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。

人生的风景永远在路上,《冈仁波齐》就是一朵绽放在生命里的雪莲花。


文/米文臣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