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城川项目攻坚故事多

DATA:2017-07-06  浏览次数:2450

内蒙古第二高的旗杆是怎样做成的

6月18日 下午,物资企业接到了一个特殊的订单,这份订单,自企业成立以来从未见过,那就是城川红色广场高28米的国旗杆。国家对国旗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升国旗的旗台、旗杆也都是相当有“讲究”的。接到订单后,物资供应团队第一次“抓狂”,如何顺利完成这份“神圣”的采购任务,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。

旗杆1.png

李志浩马上与广场材料人员核对旗杆的具体设计要求:有没有图纸,高度有何规定,采用手动还是电动,是否需要鼓风机,要什么材质的,要用什么绳子……因为是临时采购,供应商库中并没有相关厂家,王少博和腾格尔就通过网络和其他特殊材料厂家,分头迅速寻找厂家信息。一个个电话打出去,各厂家反应不一,因为时间紧,旗杆要根据设计要求现加工,很多人不愿意接单,两个人只好根据经验判断,将可能完成这次任务的厂家进行列表记录,洽谈初步合作意向,并标注制作旗杆的价格和时间,然后大家一起商量定夺。这种通过网络进行联系的厂家,以前没有合作基础,双方都存在各种“不放心”。为了保证旗杆的质量,20号晚上,李志浩马上联系在阿拉善完成石材供应的刘波,从银川连夜赶往北京,交付定金并进行生产监督。当刘波将亲眼见到的样品通过微信传回城川时,很多细节才最终确定。

旗杆要用车床现场将不锈钢车出来,并进行抛光处理。两天来,大家等待的每一分钟,都度日如年,可是刘波更难。28米的旗杆,设计要求是两节13米,一节2米,运回城川后焊接,这样旗杆就会有两处焊接口,降低旗杆强度。经过协调,最终采用了两节14米的方案。为了不影响施工,旗杆预埋件要提前发货回城川,仅仅一件小货,司机不想拉;14米的旗杆,远远超过了汽车的长度,大多数司机不给拉运……几经周折,旗杆终于在26日傍晚运抵城川。

采购完成了,能松口气了吗?不行。物资企业为了更好地做好服务,要两节旗杆焊接起来、将发动机装起来再交货。他们还聘请了厂家的技术人员来现场引导,包括旗杆焊接、发动机安装及后期旗杆竖立起来正常升降国旗。物资企业是没有工人的,无奈之下就向联队借,甚至自己动手搬。不锈钢旗杆又长又重,焊接要求精度较高,须先将内衬焊接好,再焊接外层,既保证强度,又得保证美观。现场设备、焊工都无法满足这些条件,李志浩就向主雕施工联队咨询,挑选了两位技术最好的焊工师傅帮忙。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27号的太阳已经落下山,在厂家技术员的耐心引导下,旗杆焊接、抛光终于完成,又经过一天的努力,安装、调试完成……

事后,厂家技术员对大家先容到,这是目前内蒙古第二高的旗杆,内蒙古最高的旗杆在武警总队,高30米,中国最高的旗杆在天安门广场,高32.6米。听到这些,完成“神圣使命”的物资供应团队更加兴奋,只盼在这里庄严地注视着国旗的升起。
 

文/孙佳佳

见不着面的“舍友”

说起舍友大家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吃住在一起,几乎是形影不离。即使工作学习不在一起,当茶余饭后回到宿舍休息的时候,见个面还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但是在城川攻坚项目指挥部里就有这样一件奇怪的事,虽然是住在一个宿舍的两个人,但他们每天回到宿舍,几乎是见不上面,说不上话的一对舍友。他们就是道路管网负责人杨永在和红色广场的负责人张小龙。

舍友.png

自城川攻坚战打响之后,为了方便工作的配合,两个人被安排在了一个宿舍里。但是自从两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里,他们却在宿舍里见面探讨工作的时间几乎很少。两个人不是一个回来一个就睡了,就是一个醒来另一个就走了。杨永在开玩笑的说,我在宿舍见龙哥一面真难呀。

当然了,他们两个在宿舍见不上面,在广场上却可以说是经常会面,他们两个都是东方修路的老行家,负责道路管网的杨永在一遇到什么困难,就会到广场上找张小龙探讨商量。杨永在总是说,有困难,找龙哥,他总能给我锦禳妙计,让我的施工队伍合理摆布、有序推进。

当然在张小龙的眼里,杨永在则是一个点子多、办法多的人。对于张小龙来说这么大面积的广场石材安装工程,他也是第一次做,困难可想而知。每次遇到困难,张小龙第一时间会想到为他出谋划策的人就是杨永在。“永在见多识广,和他商量解决问题总会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。”张小龙总是这样说。

广场缺人、缺机械了,杨永在协助张小龙调人、调机械,他们都知道张小龙肩上的这副红色广场的担子不轻。攻坚战接近尾声时,道路管网抢出了工期,但杨永在的队伍和机械并没有撤出阵地,他及时将一部分人和机械调到了广场两侧的绿化带协助施工,为广场石材安装队伍展开了更大的施工面。因为,他们心里都清楚,他们是在共同描绘着城川红色小镇这幅画卷,谁的画笔出了问题都会影响到这幅画卷的效果。

这就是城川攻坚项目上,这对多年来的老搭档的故事,他们和普通员工、民工一样,早出晚归的忙碌着。在攻坚战的这30天的时间里,他们平均每天的休息时间也就是四五个小时,这也难怪两个人住在一个宿舍,却总也是见不着面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/杨东

拉风的皮卡车

无论在城川攻坚项目指挥部还是施工现场,在出出进进、忙忙碌碌的众多汽车和机械当中,最引人注目的的一辆车是志愿者流动服务车。它之所以引人注目,不光是因为车上红红绿绿的宣传栏,鲜红艳丽的小红旗和歌声飞扬的两个小喇叭,而是因为车上拉着甘甜的绿豆汤和清凉的矿泉水,在炎炎的烈日下,汗流脊背的民工兄弟时刻都在翘首希望,只要听到小喇叭的呼喊,就都会蜂拥而至。

皮卡.png

它虽然是一辆皮卡车,但是在这个特殊的地方,让人看起来是那样的拉风……早晨,不到六点,流动服务车志愿者郭军和樊玺元就起床了,郭军从车上搬下五个保温桶,一个个清洗之后,熟练的从袋子里挖起一碗碗绿豆倒进五个桶里。随后,他打开沸腾的锅炉阀门,开始往保温桶里接水,接满两桶后,锅炉里已经没有水了。接着往锅炉加水添煤,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锅炉再次沸腾,他才能勉强的将自己的五个保温桶接满开水。

当然了起床后的樊玺元也是不停地忙碌着,清理车上的卫生,张贴流动车宣传栏上的各种资料和小报,还有那个让人看了充满希翼的倒计时数字。

早饭过后,皮卡车小喇叭里发出了轻快的音乐,伴随着音乐,拉风的皮卡车,一尘绝迹地飞驰出了指挥部的大院,驶向了那个繁忙的工地。

皮卡车服务知道哪里的民工需要水了,他们无论停在哪里,一会功夫皮卡车旁边便挤满了拿着空水杯接水的人。郭军、樊玺元忙忙碌碌地为每一位前来接水的民工服务着。一上午他们要在金元街、学府路、民族学院纪念馆前、红色广场周围,来来回回地转上四五个来回,直到桶里的水也没有了,前来打水的民工也少了。

午饭快开始的时候,两名志愿者开着皮卡车,慢悠悠地停在了厨房外的锅炉旁,皮卡车仿佛也累了,没有了早晨出发前的勃勃生机。从车上卸下五个空桶,他们俩人又重复着早上的工作,只是锅炉旁没有了早晨的清凉,郭军拿着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,他一个送水的志愿者,自己仿佛一上午都没怎么顾得上喝水。

中午不到两点,悄无声息的皮卡车像没睡醒似的,又像是闷热难耐的样子驶出了指挥部的院子,驶向了工地上那些期盼目光。

夜幕降临,天气又凉快了许多,大约八点半左右,指挥部里的人都会由远及近的听见一些熟悉而动听的歌,车上的音乐又变的轻快了,大家都说,是拉风的皮卡车回来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/杨东

攻坚战场30天

第一天

第一次来城川红色小镇,第一次参加攻坚大战,第一次见到工地如此壮观的景象,许多的第一次让我内心对“攻坚”二字充满了好奇。

早上天不亮时,一辆辆车陆续从指挥部向工地呼啸而去。当指挥部中随着铿锵有力的“东方铁军向前进……”响起时,一般是早晨的6:30分,而施工现场却已经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,早已出工的技术员们会蹲在机器轰鸣的现场吃早饭;中午很多人依然是聚在板房中边聊工作边吃饭,饭后几个人挤在一张板床上短暂歇息,下午早些时候出工的他们更是顶着火辣辣的太阳,汗如雨下的不停在自己工作区域来回穿梭,而晚上,灯光下加班的他们,脸庞布满灰尘却依然专注。看到这些,我想尝试着从内心去接受,想带着感情去记录。所以,为了真正了解一名采访对象,我只能跟着他们在施工现场体验他们的工作,只是仅半天时间,就觉得脚下有千斤重,脚上也悄悄的磨起水泡,而他们,却每天如此……

第十五天

看着攻坚战倒计时的计数牌数字越来越小,突然觉得时间从开始的漫长变得飞快,一种不舍油然而生。

其实,这场与时间赛跑的30天中,攻坚战场上还是遇到了各种困难。狂风暴雨的阻扰、设计图纸的变更、工程量的临时增加……面对严峻的形势,丁书记在工地现场召集各负责人一次次召开紧急会议。既要干得快,又要干得好,还得要保安全,这里面的付出,少不了攻坚将士们十五天来团结互助和高效的实行力。

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工地面貌的神速变化,今天还是一条深深的沟槽,明天就被回填的一马平川;今天还是刚冒出地面的钢筋框架,明天就“长高”不少,今天墙面还是光秃秃的,明天就被披上了衣装……这也是攻坚战士们辛勤半个月的收获。

前方将士英勇奋斗,后方各产业集团纷纷支援不断慰问,一只只羊、一头头猪、一箱箱方便面、一袋袋绿豆白糖都被送来,怕给大家增加负担,他们连顿饭都不在指挥部吃就匆忙返回。

每天看着一个个黝黑粗犷的脸庞,一个个坚毅刚强的目光,感动总是随时从脑海中出现。而我所做的就是,就是每天跟着宣传队去攻坚战场用镜头一一将这些画面记录,将一个个感人的人物和故事尽可能多的一一捕捉。

第二十九天

明天就是城川红色小镇攻坚战场的最后一天,意味着30天的辛苦与付出,30天的汗水与欢笑就此定格。

一路走来,大家每一个人的收获都有很多,我的收获来自于每天在攻坚战场上看到的点点滴滴,我的收获来自于感受到以老带新的东方传承精神,我的收获是切身感受不怕苦不怕累的激昂斗志,我的收获有很多很多……正是这一场场的艰苦鏖战,铸就了东方铁军会打大仗、能打硬仗、敢打恶仗的硬骨头精神,形成了不怕疲劳、连续作战,不怕失败、敢于决战的“铁军”风格。

如果有缘,下一场攻坚战上,大家再见……

文/胡瑞芳

群“机”荟萃

城川攻坚场上讴歌了许多英雄俊杰、铠甲勇士,谱写了无数传情故事,却忽略了那些“战马良驹”。它们也一样英姿飒爽、威风凛凛,在“攻坚”场上奉献着各自的力量。快看,它们来了!装载机、推土机、压路机……群“机”荟萃啊。

首先出场的是挖掘机,凭借着特殊的动力装置,可以堪称是一名力量型的“变形金刚”。因为他随时可以摘掉铲斗,换上破碎锤,它就是有破坏性的破碎机;换上夯实锤,它就是强有力的夯实机;在低空3m以下,它还是简易的起吊机。在城川,挖掘机好比一个“莽汉”,很自豪地认为自己是“功臣”,常常高亢地自赞到:“我是市政道路的好帮手,破除旧路,开挖、安装、回填管道,我都是能手,有谁能和我媲美呢?”

就在挖掘机振振有词地夸自己的时候,装载机像是一个二十啷当岁的“小伙子”,从不远处闻声赶来。晃头晃脑地铲着一铲土就来了,在众人面前还转了两圈,把铲斗上下摆弄一番,就自豪地对挖掘机说:“兄弟,你别吹,你固然有力,可是你没我灵活,我也是修路架桥不可缺少的一员。我能铲土、装卸、还可以整平场地。在人类心中也是万能的。”说完,仿佛像是一个年少气盛的小伙子将铲头朝天一扬。

就在挖掘机和装载机争论高低的时候,平地机顶着俩个大眼珠子摇摆着就来了,很淡定地说道:“别吵吵,别吵吵,你们都利害,但是你们有俺帅气吗?俺虽然功能没你们多,但是俺身材是所有机械里最好看的。你看看你们,就是个粗汉,再看看我,修长的前臂,美观的大灯,锋利的铲刀。”说完还将自己的铲刀左右挥舞地炫耀一下。

就在大家僵持不下的时候,推土机“吱吱呀呀”地缓慢驶来,一项稳重的他,漫声漫语地说;“大家都别争了,咱们是一个团队。我虽然不灵活,也不多变,但是我固执,这么多年,都在配合你俩一起工作。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。你俩呢,各有优势,有各自的功能、用处,咱们都在为一项项工程发挥着自己能力,所以,兄弟们,都不要攀比那些没用的,咱们的任务就是相互配合,完成这项重要工程。”推土机说完,挖掘机和装载机都沉默了,并发出“轰隆”的声响,表示羞愧。

这时,自卸车像一个还未长大的“孩童”一样,蹦蹦哒哒地就冲了过来,在一阵尘土落地后,开心地说道:“我是城市搬运工,功能都没有你们显著,但是我愿意一直努力下去,一直配合各位哥哥们的工作。再长的路,再多的泥土,再脏的垃圾,我都不嫌弃、也不喊累,因为,这就是我一个自卸车的功能,我骄傲。”说完又蹦蹦哒哒地跑去倒运砂石。

看,那边是道路基层铺筑的现场。摊铺机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“老爷爷”一样,动作缓慢,但是细致入微,每一毫米的误差都把量的很好。时不时地还将酷似“胡须”的进料斗捋一捋,生怕浪费一丝丝从自己“嘴里”进去的材料。它的声音仿佛说:“机械队的伙伴们,我最年长,可我能做的就是把每一层铺筑都做到完美无缺,让路人看着痛快,走着舒服。我不能分心,我得总览全局,让工程的最后几步走正、走稳。”

看,那边是广场浇筑混凝土的现场。有一对“金童玉女”在默契地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,他们是混凝土罐车和混凝土泵车。同是一个“家族”,在一些广场、高层建筑工程中都是并肩作战。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“姓氏”,叫做砼。砼罐车看上去就好比一个五大三粗的“汉子”,整天挺着一个“啤酒肚”,奔波在施工现场,“肚子”里的容量还各有不同,盛的“货”的强度等级也各有不同,行走时,开启着自拌功能。而砼泵车却像一个“芊芊玉女”,长袖善舞,时常在空中舞动着自己的“长袖”,翩翩起舞。工作时,砼罐车将自己“肚子”里的混凝土通过出料口倾倒在砼泵车的料仓里,再通过高压输送泵输送到工程施工部位,从而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
这就是这个战场上的部分“战马良驹”,它们默默无闻,却英勇善战。乏了、累了,更换一道螺丝,更换一个零件,重新启动,继续作战。而更让大家钦佩的是那些“骑手们”,他们才是正真的英雄战士,我为他们点赞!

文/安敏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