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那些可爱可敬的“东方人”

DATA:2017-07-05  浏览次数:1945

袁付兵夫妇的匠心

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瓦工,他的工作,就是把地板铺好。

匠心.png

可是这座楼的地板,有些难,因为花样繁多,每一块砖都不同,他需要一块一块对照,把所有的地板尺寸都标注好,反复检查,万无一失再铺。

他没什么特色,就是认真、负责。

他叫袁付兵。

“老袁来了,我就放心了。”负责房建板块装修的民工联队队长戴军说。

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瓦工,她瘦瘦矮矮的,可是力气比男人还大,水泥一袋一袋的搬,巾帼不让须眉也。

她还带着几个工人,可以等男人们来再干,可是时间有些紧,她就自己上手了。干了十年,练出来了,根本是家常便饭,何况时间这么紧,答应了别人的事,就要早早完成。

晚上8点,到了下班时间,大家都说吃饭吧,她说不。

“水泥都拌好了,不如铺完再走,不然这半桶水泥就浪费了。”

在她的坚持下,大家都留下来,又多干了一个小时。

她不愿意浪费,跟着戴军十来年了,她想能省一点是一点,人家对她好,她就要知恩图报。

有剩下的材料,她会尽量利用,下雨了,整整齐齐把东西放好,铺上塑料纸。

她叫王苹。她是他的妻。工地上的人戏称他们为“绣花夫妻”,他们一起拼接出来的花,在地板上一朵朵盛开,仿佛他们的笑颜。

他们是普普通通的瓦工,却有着一颗匠人的心。认真,仔细,为他人考虑。这一切,都是十年来从东方学来的。

“十年了,大家知道咱们东方的精神,就是认真干,负责,人家才信得过我。”老袁说。

老袁夫妇在东方的十年,也是这个家庭成长脱变的十年。这十年,他们的三个孩子纷纷考上大学,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好。“刚来的时候,大家夫妻俩一年挣1万,现在一年能挣10万了。还带着几个老乡,算是一个小包工头。”老袁有些腼腆,但笑容是百分百的快乐。

没人告诉她该怎样做,她就是看着,学着,凭着一颗心,一颗来自东方的匠心。

文/田瑞芳

印象鲁主任

他黑黑胖胖,走起路来行色匆匆,让人感觉亲切踏实。他爱说爱笑,与人交谈时脸上总是堆满了开心的笑容,时时透着一股子的喜气洋洋。开始接触他时,大家总在想,他为何总是那么乐呵呵?精神倍儿棒?接触久了,大家才慢慢发觉,他的爽朗爱笑,是相由心生,是打心底涌出的对工作和集体的热爱和固执。

鲁主任.png

他是攻坚宣传组的“主心骨”。“上前线了!‘重量级’的坐前面,‘轻量级’的挤后面!”每天早晨7点钟,他一声“吆喝”,带走了一行“宣传兵”。

他改稿认真负责,特别是涉及到东方名誉或是东方学问、东方精神时,他会格外用心,总会“精雕细琢”,反复推敲。一些“跑题”的文章,在经过他修改润色之后,变得焕然一新,紧扣宣传主题。“宣传就是大家的第二攻坚战场,大家要摆正心态,不能有丝毫马虎。”言语间,他严肃起来。

他是攻坚阵地的“有心人”。早晨,他会叮嘱大家拿上草帽以免中暑;中午,他又会提醒众人早点午休抓紧休息;走夜路时,他又会打开手机上的电筒,照在周围人的脚下,自己身前却鲜有光亮。夜晚,宣传组的小家里还亮着灯,宣传员们陆陆续续交来稿件,他又开始审稿改稿到深夜。“本来定的晚八点钟统一交稿,但孩子们每天也很累,晚点交就晚点交吧,没关系,我晚点睡就行了。”他微笑着说。

无论何时何地,何人何事,只要聊起东方,他总有“万分感慨”,一种自豪感就会涌上他的心头,驱逐掉所有的疲惫。举手投足间,能看得出他内心对东方的深爱。

他走到攻坚项目的任何一个施工现场,对一些民工联队和民工骨干的了解,有时甚至比现场的一些施工技术员都清楚,看到他和民工兄弟那种亲密无间的样子,看着他这么多时间以来一提到民工联队建设时就兴奋的样子,你一猜,就一定会想到,他就是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民建办主任,城川攻坚项目临时联合党支部副书记鲁毅。他始终以饱满的激情,昂扬的斗志积极投身于城川攻坚热潮中。他以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,创先争优的工作热情,赢得了大家的尊崇和佩服,他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老党务工编辑爱企如家的忠诚。

文/撖鑫

小段和小庞的一天

早上4点40,一个闹钟率先响了起来,睡梦中的人影坐起来几秒又躺下去,不过5分钟,又一个闹钟响了起来,这次的铃声似乎格外响亮,再次吵响了梦中人,匆匆穿衣、洗脸、收拾工具出发,同住一个宿舍的段旭东和庞秋磊开始了自己的一天。

今年六月的城川小镇早晨气温还格外的低,笼罩在一片雾气中,小段和小庞边走边讨论昨夜加班的情形。他们同是第一工程企业的技术员,一声令下,从各自岗位来到城川攻坚战场。小段负责管网道路污水、雨水管道开挖、铺设、回填工作。小庞紧跟其后,负责供热、燃气、中水、强弱电管道回填工作。7点,工地送来了早饭,此时他们领着工人已经开工两个小时了,两人分别匆匆吃过早饭后又开始了忙碌。两人的工作大同小异,作为施工现场的技术人员要一个人管到底,就更显得纷繁琐碎。但工地现场随时都可以见到他们来回穿梭的身影,哪里有问题作为技术员的他们总是第一个出现,人员、机械怎么合理分配他们最清楚,如何优化施工工序等细小的环节他们最明白。

段.png

一上午在这条不算长的路上不知走了多少步,顶着30多度高温的炙烤,阳光毫不留情的暴晒在他们的身上,胳膊上的皮也退了一层又一层,额头米粒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被汗浸透的衣裳吸住了身体,看见路边一自来水管留着水,小庞用手接上水拍在脸上降温。

pang.png

这几天因为天气炎热,说话过多,小段嗓子已经嘶哑了,他只好带着药,经过一上午的暴晒,嗓子似乎更难受了,实在受不了时,小段在安排完上一步工作后,拿出药放进嘴里缓解暂时的疼痛。

经过一上午的工作,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项目部吃过午饭,稍做休息后,他们又要进行下午同样的工作,重复着同样的动作。调配机械、测量标高、分配人员……

一天的时间在他们的忙碌中不知不觉结束了,这天,他们还要继续加班,回来吃完饭后,趁着吃饭的间隙,拿出施工日志记录白天的施工情况。这时闹钟的指针已指向了21点,城川镇的夜晚显得那么安静祥和,就在大家准备入睡的时候,他们还要继续去加班……

文/胡瑞芳

工地上的女汉子

在城川攻坚战的战场,我认识了铮铮铁骨的“东方铁军”,也有幸见识到了何谓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路桥女汉子。她是周到细心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安敏,她是文笔流畅的通讯员胡瑞芳,她是认真仔细的通讯员刘沁怡,她是思维敏捷是资料员张丽……

她们像钢筋,能承受压力,坚韧却富有弹性;她们像混凝土,普普通通,但是可塑性强,抗压强度大,不怕风雨侵蚀;她们像沥青,变化多端,有时候明亮发光,有时候坚硬顽固,有时候温柔粘人,但总是容易被热情融化。

她们是路桥“女汉子”。提到路桥“女汉子”,你可别以为她们粗鲁无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。她们在工作面前是汉子行径,修得了电脑写得了资料上得了工地撰得了文章;她们在姐妹面前是义薄云天光明磊落有担当有胸怀,哪个姐妹受委屈了,她们一把搂过来:来,姐的肩膀借给你用!可是在汉子面前,她们也温婉可人也柔情似水也细心周到也可爱顽皮。

是的,大家路桥姑娘,在妹子面前是汉子,在汉子面前,可是萌妹子一枚!

是当然,她们没有都市白领的时尚艳丽,也没有公主花朵般的娇气柔弱。她们没有时间化个美妆在微博朋友圈上秀,没有空揣着一个月的工资在时装店挥霍一空,没有机会挎着昂贵包包坐上豪华跑车,她们甚至没有时间为心爱的人做亲手做一顿饭……但是她们努力工作,关心身边的人,她们帮着东方铁军盖房修路,她们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,她们懂得快乐并喜欢制作快乐——她们不屈不挠勇敢坚毅直爽豪放,有着不让须眉的汉子气概!

如果项目部没有她们的叽叽喳喳嘻嘻哈哈,少了多少欢笑!如果路桥上没有她们的花花绿绿风风火火,少了多少颜色!如果生活上没有她们细心周到的关怀,少了多少温情!如果战报上没有她们的故事,少了多少柔情!

真的女汉子,敢于直面肆虐的风沙,敢于挑战艰苦的环境,敢于正视钢筋混凝土搭建的人生,集于汉子特征与小女儿性情于一体!

如果说路和桥是路桥男儿的事业线,那么她们就是路边盛开的花朵,缤纷了这条线,艳丽了这座桥;如果说钢筋和水泥是东方男儿梦想的垫脚石,那么她们就是梦想的守护者,静静站在身后,护着这个梦。

向路桥“女汉子”们致敬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/田瑞芳

我认识的孙佳佳

与孙佳佳正式相识之前,曾闹过两个笑话。

一是先见其人不知其名:四月底在控股集团面试那天,早晨抽签,我想抽个不前不后的位置,只见有个小伙儿抱着抽签箱喊:“开始抽签了!”,我一个箭步,率先走到他跟前,手在抽签箱里搅啊搅,挑了一个打开一看:“63号”。这小伙儿看了我一眼,说:“这么早抽居然抽了个最后。”是的,我当时白了他一眼。临近中午,我看到一群人在二楼会议室门口聚集着在讨论什么,好奇凑过去,看到他在给这些准备面试的人先容集团的各位领导,我正想问他现在轮到多少号,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可在后面了。”我又白了他一眼。

二是知其名不知是他:五月初来路桥集团报道,王伟主任给我大致先容了一下综办的人员情况,孙佳佳这个名字又好记又淑女,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,想这里幸亏不只我一个女的。后来见到本人后,硬生生的从“佳姐”变成了“佳哥”。

与佳哥相识相处以来,我从一开始的拘谨、怯生生的叫“孙主任”,到现在越喊越顺口的“佳哥”,用他的话说,我在他面前没有一点下属的样子,我回他:“我也没把你当领导啊”,看他气鼓鼓的样子,我经常哈哈大笑。

是的,在我心里,他是朋友是兄长最后才是领导。

作为朋友,大家经常天南海北的胡侃,互相打趣互相损,他时常抢我的棒棒糖吃,我也会拿着“粉宝”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一番……

作为兄长,他总会在生活上帮助我,生病了他会托人从东胜带药,不开心了他会带我出去散步,我嘴馋偷吃辣椒被发现,总会被他吹胡子瞪眼的训一顿……

作为领导,在工作中他总是一丝不苟,一篇稿子要众人校对好多遍;一个微信公众号,被他整的风生水起。领导交给他的任务总能完成的特别完美。在繁重的工作闲余,还能引导我如何开展工作,在我完成一项工作后,他都会教给我一个更简便更快速的方法,让我受益匪浅。

针对他的各种全能,我常问他:“你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吗?”他总说:“我只是花果山上的一只小猴子。”可是这只小猴子用他的身体力行告诉我,“尽自己的能力,做好本职工作”;用他的言传身教告诉我:“要做一个正直的人”;用他的行动表态:“我走的很慢,但我从不后退”。

在我心里,你就是无所不能、三头六臂、有着七十二变的孙悟空,愿你有自己怡然自得的花果山,也有自己向往的最终信仰。

文/刘沁怡

佳业兄弟

佳哥心系前线,拖着还没有恢复利索的脚,急匆匆的赶回了战场,这一次不能冲锋陷阵的他,选择了在后方“摇旗呐喊”。

佳哥高高瘦瘦,一双丹凤眼,总是闪着智慧的光芒,几分严肃、几分成熟、几分爽朗、几分亲切,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有故事的战士。

他的大名叫单立佳,是历经世纪大道大干的一名战地记者,这次城川攻坚由于脚踝受伤,被迫回家治疗了几天,没有办法走上前线的他,呆在宣传室里主动承担起了每日战报的整理、排版、印刷工作,将战地报道传阅给更多的人。他这次回来还带来了最亲密的“眼线”,时时为他传回自己最想知道的信息。

业弟怀揣着美好的愿景,兴致勃勃的来到城川红色小镇,加入了攻坚战地宣传的队伍之中。与其说是来实习,不如说是来体验生活。

业弟高高瘦瘦,皮肤白皙,端正的五官上一副黑边眼睛,略带了几分书卷气息,几分青涩、几分好奇、几分天真、几分拘谨,可以看得出,他刚刚走出校园。

他的大名叫单立业,是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准大学生,这一次,他跟着他老哥单立佳一起来到城川,加入到城川攻坚战中。他说,来这里是为了了解他哥哥的工作,顺便学习实景写作和体验工地的生活,最重要的是想知道他哥哥经常提起的东方精神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在我的叫苦声中,鲁主任大手一挥,将这对亲密无间的兄弟分开了,单立业分到了大家摄像组,成了我的助手,负责扛摄相架,使摄像架免去了在地上拖行的苦难。而他老哥,就要在或精彩,或无聊的文字海洋和图片汪洋中孤独的工作了。

他们有着东北人的豪爽,不拘小节,大家很快就熟稔了起来,单立业有不明白的就直接问我,而我,也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大家的配合越来越默契,从刚刚开始的各种不明白,各种不了解,到后来,只需要你的一个眼神,他就知道需要做什么,摄像架该放在哪里,该调多高。甚至都能提醒我哪里有好镜头,哪里拍摄更有感觉。无论是谁有不知道的,都会不由自主地请教“老哥”或询问“老弟”,大家互相学习,共同进步。

辛苦的工地生活,有了佳业兄弟的加入,变得越来越轻松愉快,不时的大笑调剂着略显乏味的文字工作,时而激烈的讨论改变了宣传室略带沉闷的气氛。有时为一篇文章高兴半天,有时为一个词争辩好久,有时为一个题目而苦思冥想……

经过十多天的工地生活与实战学习,单立业对摄像及照相都有了很大的提高,对于筑路人的艰辛有了亲身的体验,同时,他也真切的体会到了东方铁军敢想敢干,争创一流的精神,而这种精神也必将伴随他走进四年之久的大学生活。

文/撖墩

城川指挥部的“二李”

我很想给这两个人找一个共同点,但却一时半会找不出这样的共同点作为题目,恰巧他们都姓李,所以我就暂将题目叫做城川指挥部的“二李”。他们两个人一个年近六十,一个三十出头;一个是今年刚来指挥部的临时工,一个是临时从拌和企业抽调来的老员工;一个负责指挥部的夜勤;一个负责施工现场的质量……

二李.png

在指挥部里,每天都能看一位花甲老人出出进进忙碌着,一会往锅炉里加水,一会往锅炉里加炭,一会清扫指挥部的院子,一会帮厨房打热水……他就是年近六十的老李,叫李万有。一天中午,我到指挥部库房找东西,一进门看见库房地上铺着几张纸片,李师傅正睡在库房的地上。“李叔,你不是在里边住的吗?房子里边午休不热吧?”,“那里面不热。”,“那你咋来这里休息?”,“我和几个厨师在一个家睡,他们每天早上四点就起来了,中午快两点多才能睡下,中午有人叫我来库房取东西,怕打扰他们休息,所以我中午就在库房地上凑胡的休息一会。”,“不是有专管库房的人吗?”,“他们都忙,让他们中午休息一会,我给盯会库房。对了你中午帐篷里热的睡不着,到我床上睡吧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,但李师傅三番五次催促我去他那休息,我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……

在红色广场施工现场,每天有这样一个忙碌的身影,他戴着一副墨镜,身穿黄色安全警示小马夹,手提一个红色小皮锤,卷起一条裤腿,不停地在广场上走来走去,时而弯腰敲敲安装好的石材,时而侧身看重石材安装的缝隙,时而给正在安装石材的民工笔划着什么……他就是临时抽调来的专职质量巡查员李生慧。李生慧很多人都认识,他办事认真的特点家喻户晓。每天光在广场上就走三万多步,没几天就像抹了一层黑的脸,证明了派他来城川干这项工作是不二的人选。

李生慧的装扮看似很酷,其实最酷,最有威风的还是他手里的那把皮锤,正在安装的民工师傅只要看见他手里挥舞的那个皮锤,都非常紧张,他敲安装好的石材时,大家都要屏住呼吸听有没有座浆不饱满的空心石材,一旦有了返工处理是没得商量。因此,很多认识他的民工都喊他“李一锤”,他检查质量被称作“一锤定音”。李生慧虽然这样严苛,不讲情面,但是民工们并不讨厌他,因为民工搬板时,他时常会帮着搭把手。他拿皮锤敲质量时,有的民工说,我试一试你的皮锤,敲两下就说李生慧的皮锤好用,于是李生慧就大方的把皮锤给了他。从李生慧6月19号上岗到6月27号,不到十天的时间,他买了六次皮锤……

这就是指挥部的“二李”,你找他们的共同点很难,但说他们没有共同点也有些不妥,虽然他们从事不同的工作,但是他们仿佛又有很多相同的地方。他们就是这次攻坚战场上,一些默默无闻的人的代表……         

文/杨东
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