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城川攻坚战之民工风采

DATA:2017-06-23  浏览次数:2339

平地高手“胡一刀”

在金元街道路施工现场,你总能看到一辆平地机来回穿梭,司机是一名皮肤黝黑、体型微胖的中年人,他叫胡双喜,是东方路桥集团忠实的合作伙伴,同时也是声名远播的平地机能手。

胡一刀2.png

印象中的平地机驾驶员,应该是在施工技术员的指挥下工作,可是在胡双喜这里,却从来不用指挥,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架子和脾气,而是因为所有人都明白,胡双喜自己知道怎么平,而且他平整地面,一般只需要一遍就可以平整好,因此大家都叫他“胡一刀”。

胡双喜从20几岁开始驾驶平地机,至今差不多也有20个年头了,多年的驾驶经验,让他面对任何地形都心中有数。

单调、枯燥、艰苦的平地工作,在他看来却是快乐的。每次休息时,他总是盯着平整过的地面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这也正是让我难以理解的原因,顺着他的视线,想要找到答案,可是看了好久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,除了民工兄弟也就是一些施工车辆了啊!

“刀哥啊,你看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好奇心十足的我,终于没能忍住,打断了胡一刀的傻笑。

 “呵呵,还能看什么了,还不是看看哪里平整的有问题么,不过看到大家都往我刚刚平整过的路面上走,我还是挺开心的”。他笑着说。

精湛的技术和对工作负责的态度,也是他从一名平地机司机,成为了一名拥有自己施工小队老板的重要原因,他与东方路桥合作也有十几个年头了,只要东方路桥需要,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赶到施工现场。

杨永在经理说:“咱们东方路桥正是拥有这些技术精湛、踏实能干的合作伙伴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”

胡双喜说:“是东方路桥让我拥有了今天的一切,能用的着我,是我的荣幸。”

文/撖墩

感冒不下“火线”

白雄,人如其名,长得“雄壮”,粗眉大眼。可就这样一个身体壮硕的汉子,也在连日的操劳中生了病。

第一次见到白雄是在夜里,那时他正在和工人们一起加班,站在一群身材消瘦的工人中间格外显眼。那时还不知他的名字,只是在心里记住了这个人。第二次见到白雄,是在项目部晚上的会议上,说起自己负责的工程部,侃侃而谈,条理清晰,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。

这次见到白雄是在清晨,他正抹着鼻子,擦着眼泪,出于关心,走上前一问,才知是感冒了,看样子还挺严重,索性陪他走一走。“吃药没?需不需要帮忙配点药?”不待我把话说完,他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施工场地:“这里的瓷砖还有多少?赶紧统计一下,还差多少,不要让材料耽误了事!吊顶还得多长时间,得抓紧完成,把架子撤出去,好开始地面铺装。”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把各处的工作一一安排妥当。我才有时间再和他多聊几句。

白雄是戴君联队在党校一期工程的项目负责人,学校里学的就是装饰装修工程,搞过设计,做施工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,可以说是这个行业里的资深人士了。说起自己,总有些不好意思,说起工程来却是滔滔不绝,哪里该做什么,用什么材料,下一步的工序该如何安排,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,哪里的细节该注意些什么,都心中有数,清晰明了。本想再和他多谈一会儿,那边又有人过来找他。“我去那边看看。”丢下一句话,又匆匆走了。

工期太过紧迫,施工现场的每一个人,都抓紧一切时间尽可能的往前赶,即使身处病中,也浑不在意,依然坚持着……

文/任国良

工地上的“白头翁”

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励志佳句,可当我见到工地“白头翁”——史师傅之后,我敬仰的不仅是那磨砺而出的宝剑,还有这磨砺宝剑的“磨石”。

白头翁.png

初见史师傅是在城川镇红色广场石材铺筑施工现场,他戴着厚厚的口罩,防尘的眼镜,草帽,在切割机飞溅出的浓重碎屑烟尘的氛围中半蹲着专注地施工,丝毫不受噪音与碎屑烟尘所影响,一丝不苟的切割着手中的石板。

他手中切割机喷薄出的白色烟尘犹如烟云缭绕的仙境,虽然戴着防尘口罩和草帽,但他露出的两鬓早已被白色粉尘染成了白色,宛若一位烟云缭绕中的“白头翁”。

在他调整机器的空闲,我赶紧快步走过去,与他攀谈了起来。经过交谈,我得知史师傅主要负责广场石板切割和简单的钻孔施工,在东方路桥工作已经七八年了。他还说自己希翼继续跟随东方路桥施工,不仅仅是因为东方路桥给了他工作的机会,更多的是因为在东方路桥干活,能够给他足够的敬重,时时给他一种家的温暖。

就是这样一个干练豪爽的汉子,当提及家庭时却悄悄侧过了头,然而我还是依稀看到了他眼角闪烁的泪光。原来,史师傅已过了而立之年,却才新婚半个多月,当听说企业攻坚的消息后,他还是马上赶到了施工一线。可想而知,史师傅此时的新婚之别,应该是经多方面考量后才决定的。

夜渐渐深了,史师傅在联队长不停的催促下即将离开工地,摘下草帽和口罩等防护用具后,我看到了一张满是粉尘的脸和一头被尘粉染白的黑发,让我不禁联想到刘希夷笔下的白头翁,“寄言全盛红莲子,应恰半死白头翁”。不错,史师傅就是踏实工作的“白头翁”,就是广大坚实肯干的民工兄弟们的缩影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文/单立业

“三陪”联队长

在城川镇金元街近2.3公里长的管网道路上,一个身影总是穿梭于干活的农民工人群中,他没穿绿马甲,也不穿黄马甲,却见他不时跑前跑后的指挥工人、分配车辆,带着疑问,上前询问身份,才知道,他就是白云峰。因为他与民工同吃同住同,人们戏称“三陪”联队长。


白云峰.png

第一次听到白云峰的名字时,是从同事的口中得知,“民工联队队长白云峰每天亲自盯在施工现场。”白云峰联队是最早进入施工现场的联队之一,负责全线施工难度较大的污水管网回填施工。为保障雨水管道工作面的正常开展,设计5.6米深的污水管网施工首打前阵,这看似技术含量并不高的工程,施工开始后才感到困难重重。因为城川镇地下水位较高,污水管道开挖达到标高后,地下水很快渗透出来,这就需要趁着水还未淹没管道之前一气呵成的马上用土掩埋下去,然后前方的挖机继续加速开挖,后方的铲土机加速回填。

说起自己每天盯在现场的原因,白云峰说:“这次施工难度较大,我不到现场不放心安全和质量问题,再就是看见自己的工人一天十几小时穿着水鞋站在水里工作,担心他们的腿受不了,我得在现场给大家鼓舞士气。”

他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自4月30日来到城川到现在,期间白云峰只是匆匆的回过一次家,妻子在白云峰回家之前赶忙做好了可口的饭菜,但是等来的却是白云峰连顿吃饭的空隙都没有,拿上衣服就急匆匆又返回工地。2015年,白云峰的老父亲做了胃癌手术,术后又不幸引起脑梗,近期再次住进了医院,但是白云峰因为工地走不开,每天只能通过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。

白云峰为了和工人进一步增进感情,让工人不带情绪工作,他每天和工人吃在一个锅里,睡在一个炕上,只要有时间还会和工人聊聊天,嘘寒问暖的给大家鼓劲。

事实上,在攻坚前期,白云峰也愁过,彻夜辗转不眠的想着工程怎么干?随着工程一天天顺利起来,他连日来紧皱的眉头才舒缓开来。

目前,还不是绿卡联队的白云峰认为,自己能参与到这次攻坚战中已深感自豪,他更想从这次实战中检验自己的队伍是否符合“东方绿卡”的标准,因为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奋斗的目标,那就是成为东方铁军中的一支倍感荣耀的“绿卡联队”。

文/胡瑞芳
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