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资讯

ORIENTAL INFORMATION

城川攻坚战之多彩花絮

DATA:2017-06-23  浏览次数:2377

丁书记的“大拇指”

紧张激烈的“东方路桥集团城川攻坚项目技能大比武”落下了帷幕。斗志昂扬的四支施工联队均获得了优异的成绩,比预想进度超出了将近一倍。赛场边,站在民工兄弟们中间的丁书记,为他们的突出表现和优异成绩,满意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丁.png

赛前,指挥部为各参赛队伍划定了50平方米的铺装面积,4个小时的激烈比赛一晃而过,当技术人员测算各项质量指标及面积后,获得第一名的赵建良联队铺装面积竟然达到96平方米之多。4人一组的代表队,四个小时内,平均每人铺装面积近25平方米,这无疑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。

赛场只是整个攻坚项目的小小缩影,赛场外,同样有数千名“东方战士”在你追我赶,创先争优。

我想,丁书记竖起的大拇指,即是对赛场上能工巧匠们的表扬与赞赏,更是对大家全体东方攻坚将士的肯定和鼓励!

文/撖鑫

写意指挥部

每天清晨五点不到,指挥部院里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随后,指挥部院里的汽车一辆辆飞驰而去,这是清晨的第一声起床铃声。紧接着就会听见院子里的扫帚声,声音是那样的刺耳,又是那样的动听……

早饭刚过,张志鹏总指挥在指挥部的过道里高呼了一声,当有人问他,张总咋了?他笑了笑说,我就是想吼一声,不然感觉有些憋得慌。

指挥部的员工陆陆续续都去工地了,贾鸿光副书记帮助后勤人员收拾驻地,他手里拿着的垃圾一不小心洒在了地上,正蹲在地上,一点一点的往起捡。

交响曲.png

一夜的狂风,将院子里的红旗吹的东倒西歪,安海主任拿着一把钳子,将红旗一面面重新绑扎,鲜艳的红旗依旧矗立在墙头,飘扬在风中,发出呼呼的声响,仿佛在向胜利招手。

指挥部里的“女汉子”安敏,正和两个男员工抬着被大风吹走的攻坚战签字牌,远远望去,你可能分不清她是男是女,不一会攻坚战签字牌,又原原本本立在了指挥部院里最显眼的地方。

厨房里从早到晚好像没怎么停歇过,不是哗哗的洗菜声,就是咚咚切菜的刀声,或者是锅里滋滋冒油的炒菜声,板斧剁骨头的声音就像是架子鼓上的铜钹,时不时会穿插着发出“嚓”一声,厨师们头上的汗水不是烈日炙烤而流,而是锅灶上闷热的火,让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。

午饭匆匆而过,有的人小憩一会儿,有的人却匆匆而去,不到下午2:00,指挥部里几乎又恢复到夜一般的寂静。不同的是,难以忍耐的热浪,让墙角卧着的小狗,张着嘴,耷拉着长长的舌头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

志愿者郭军和樊喜元,开着志愿者服务车穿梭在工地的每个角落,哇哇的喇叭声不停地召唤着,让烈日下劳作的民工领取免费的矿泉水和绿豆汤,他们的汗水化作滴滴甘甜的水,流进了每个民工兄弟的心里。

上午,院子里的两顶帐篷,不知是谁早早的就把那一扇扇的窗户掀开,到了傍晚又不知道是谁,将那一扇扇的窗户放下来,让趴在帐篷外的苍蝇、蚊子,只能嗡嗡焦急地围着帐篷转悠,却怎么也飞不进帐篷里。

夜幕降临,晚上九点,晚饭过后,大多数人又都去了工地,指挥部的会议室,采写了一天的通讯员,正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,把那些感人的人和生动的事都记录了下来。

《攻坚战报》的主编鲁毅,手里拿着一支红笔,在通讯员们刚刚写完的稿纸上不停地移动着,笔尖和纸相处,发出了沙沙的声响。他双眼紧盯着正在唰唰作响的打印机,看着《攻坚战报》从打印机里流了出来,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微笑。

深夜十一二点,大家陆陆续续就寝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院子里还有汽车进来,只是刚进大门就关掉了大灯,这些车仿佛也都累了,再没有早晨出发前那样的“嚣张”。车上下来的人,也都蹑手蹑脚,手里的手电光,时不时会打在窗户上,嗖的一下一闪而过,极力压制着且分不清男女的说话声,窃窃私语着,像是一首催眠曲,送给了这个寂静的夜晚……

文/杨东

一则通报,敲响质量警钟

6月15日,红色广场上,一则将王建国联队石材铺装组清退出场的通报,出现在流动公告栏上,格外显眼。

据了解,在红色广场铺装开始后,经城川项目质量安全小组检查,大部分施工单位工程质量把控到位,但也存在个别施工单位无视工程质量,出现返工现象,造成工期延误。其中,王建国联队整体铺装平整度偏差过大,不符合规范要求,并存在推脱责任,不配合检查人员检查指正,及不配备靠尺等自检工具的情况,且屡禁不止,对现场施工造成了恶劣的影响。经质量安全领导小组研究,决定将王建国联队石材铺装组清退出场。

细想,如果一项工程一味的追求进度而忽视了工程质量,等到发现问题后再返工补救,“走三步退两步”,最终导致质量出问题,进度还上不去,甚至影响工程的正常交验。如此“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”的事件,还是尽早杜绝为好!

在这次攻坚战上,以集团质量安全领导小组为主导的安全、质量巡查队伍,早已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他们细化职责,现场引导,保安全、促质量,发现问题及时指出、整改,发现有逾越“红线”者,就及时责令返工,屡教不改者马上清理出场。也正是这样的谨守规矩、铁面无私,才能确保工程质量可控、在控,有效保证了城川攻坚战役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稳步加快进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撖鑫

曾在工地的你

父亲节。

看到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订阅号上的那封致父亲的信,不禁潸然泪下。是的,我也是个奋斗在施工一线的“留守儿童”。不同的是,如今我长大了,且和父亲一样,投身工地,对曾经丝毫不理解的生活,也感同身受。

刘.png

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可以说,父亲缺席了我的大部分童年和青春期。看着妈妈逐渐变得坚强,变得独挡一面,我也曾埋怨过,他开家长会不知道我的班级;也曾委屈过,二十几年的生日饭桌上总是缺少一个角色;也曾心疼过,在我不想出门的每个炎炎烈日,你是否早已汗如雨下?

小学时,晚上想到爸爸,也曾偷偷在被窝里哭过,怕妈妈听到,咬着牙,泪水湿了枕巾。初中四年,我的老师、同学好多都没见过我的父亲,他亦不知道我的班级在哪,我的班主任是谁,每次成绩单上父亲的签名只能我“照猫画虎”……高中时,中午回到家,妈妈告诉我昨晚爸爸回来了。在我睡着时他回来,在我睡醒时他走了……一年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如今,我在外工作,他时常在家,我尽量每周回去一次。他缺席了我的青春,我不能再让他错过我逐渐的成熟,哪怕他越来越老,哪怕他走路开始颤颤巍巍,我也始终以他为豪。我将一如既往的传承他不屈不挠筑路人的精神,做一个又可亲又可爱还可靠的好女儿!

“爸爸,真心的祝福您,父亲节快乐!”

文/刘沁怡

城川人看东方

傍晚,夕阳西下,红色广场。

远远看见有一群人在广场上散步。有老人、青年、孩子……一问,原来是城川本地居民。“最近连续施工有没有对你们的生活造成影响?”我随口问道。

看东方.png

“一开始会有影响,也特别不理解,会有些怨言,可看到门前的道路越来越宽敞,越来越平整,广场也初具雏形,恢弘大气,大家城川人心里高兴啊!现在也特别理解这些工人,也特别感谢东方路桥造福城川,造福大家城川人民。”一位中年大哥回答道。

旁边的一位大概七、八岁的小朋友在广场上活蹦乱跳,指着不远处的宣传车说:“那辆唱着歌、插着旗的车是什么呀?”,我蹲下来看着他:“那是为这些民工叔叔服务的车,里面有矿泉水、绿豆水,你看这些民工叔叔多辛苦啊!”

看着他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我从内心希翼他能够明白东方关爱农民工的良苦用心,如果以他的年纪还不能理解的话,那就真心的希翼他的家人能体会东方筑路人的艰苦辛劳。

文/刘沁怡

送不出去的午饭

6月15日,中午十二点二十分。风柔和的吹着,技能比武大赛进行到一半,所有现场人员早已饥肠辘辘。而参赛赵建良、杨万清、薄涛、巴中劳务民工联队派出的16名工人依旧在激烈的你争我赶,生怕浪费一分一秒被别队赶超。

“饭来了,大家停下来吃饭”,一句本是“亲和力”十足的话语,却对现场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的竞赛犹如惊地平雷。所有人都诧异的抬起头看着赵大爷。

“赵领班,大家不饿!”,“对,不能停下来啊”,“老赵,大家的优势不明显啊”,有四位民工焦急地喊道。

“不行!停下来,吃饭!”赵大爷严厉的大喊。

这时在场的所有人心思各有千秋:“真傻”;“他们吃饭去了大家就能赶上了”;“好联队啊,这么关心员工”……

十分钟后,这四名参赛人员吃饱喝足又回到了赛场。

他们不急不躁,不紧不慢,各方协调,团结合作,保质保量。

两小时后……

“我宣布,此次技能大赛第一名是:赵建良联队!”

此时的风,更加的柔和了。

文/刘沁怡

施工路边生意火

走在城川红色小镇的施工现场,到处都是紧张施工的机械,不同作业面的地下管网和路面结构施工都在同时进行着,包括金元街两侧的底商墙面也都在重新维修改造,到处给人一种吵杂的感觉。谁走进这条街都会觉得这条街上的底商应该都关门歇业了,但是恰恰相反,这些商家不但没有关门,而且有的商铺的营业时间还有所增加了。

生意1.png

笔者走访了一家便利店和五金劳保店老板,问修路有没有影响他们生意的时候,他们都眉开眼笑地说:“当然影响了,有些货都断货了。”随后经过笔者详细打听,他们都说大家修路给他们带来了人气,增加了营业额,一些食品和常用的生活用品甚至出现了断货。便利店老板说,你们给大家修路,大家当然欢迎了,出进不方便是肯定的,但是你们的施工队伍的确不错,无论什么时候,都会给大家每一个商店门口留一个出进人的小路,所以大家都还照常营业。路边一家小笼包子铺门口,笼上蒸着的包子热气腾腾,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店里,店主正忙前忙后的招呼挤满了客人。

大大小小几十台机械在1300米的金元街上来来回回地穿梭着,但是即使在路基施工的时候,金元街上也很少激起尘土。为了尽量减少修路对商铺造成影响,在工程刚刚开工时,项目指挥部就要求施工水车要视情况,每天在金元街来回洒水降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杨东

牵挂

就在城川项目攻坚战刚刚打响的时候,红色广场项目总指挥张小龙88岁高龄的母亲生病了,他一边要处理忙得不可开交的工作,一边却时时刻刻担心着老母亲的身体情况,他每天要打好几个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,后来听说老母亲的身体逐渐好起来了,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。

安敏是城川红色小镇项目指挥部办公室的一名员工,她老公王子源也是东方路桥集团的一名员工,他今年在乌审旗338项目施工。当大家开玩笑地问安敏,有多长时间没有和老公见面了?安敏略有羞涩地说,我也不记得了,反正我记得今年过年的时候他在新疆的工地上。

每一位路桥人可以说都是家里的顶梁柱,成了家有了孩子的员工,都是上有老下有小。在工地施工的女员工,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几乎很难照顾自己的老人和孩子;而男员工对家里的大情小事更是很难做到“周到”二字。有的甚至是两口子都在工地,家里的大小事,包括照看孩子的重任也只能落在年迈的父母身上。

这种事例在东方路桥几乎是普遍性,他们也想过上早九晚五的生活,渴望陪爱人和孩子看一场影片,和老人聊聊那些难以忘却的往事。但是,他们选择了这一行,就意味着他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,而对家人缺少的关怀和深深的愧疚,他们只能是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底……     

文/杨东

这些民工兄弟

吃过早餐,我走进了道路管网施工现场,时间大约早晨7点左右,然而施工现场已然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。我边走边看,突然看见前方四五个民工正坐在路边的土堆上,等待送早餐的人分发早餐,每个人两个馒头、两颗鸡蛋,他们用沾满泥土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接过馒头就往嘴里放,看着他们一口馒头一口水吃的很香样子,我停下脚步凑了过去。

经过一番攀谈,我了解到他们都是来自宁夏的,一直都跟随王飞联队在东方路桥打工。自从城川红色小镇攻坚动员会召开之后,他们每天早晨不到五点钟就出工了,因此早餐就只能在工地上吃点馒头、鸡蛋了。当我问他们是什么时候来东方路桥工作的,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,是在修建省道215线嘎通公路时来的,一直到现在。我说:“我也是八年前修那条路的时候来东方路桥的,原来咱们还是老相识啊。”一句老相识,让这几个原本有些拘谨的民工兄弟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,他们便七嘴八舌地和我聊起了天。

“我以前在老家就会种地,偶尔出去打点零工,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,后来经人先容来了东方路桥,一年挣个四万多,比种地强多了。”他边说边指着旁边的一位年轻人说:“就像这个小老乡,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,在社会上晃荡了两年之后来到了东方,来了这里醒得学习了,现在都会测量了,成了大家联队的技术人才,香饽饽。”据他们说,他们大多数人来东方之前没有一技之长,后来通过东方路桥和联队的培养,很多人都学会了测量、钳工、焊工和试验这些技术活,相随着他们很多人的收入较原来的砖瓦工种也有所增加了。

一位民工指着一位哑巴民工兄弟开玩笑说:“就像这个哑巴,来了东方就再也不走了,这里吃的好,又没人欺负他,哑巴踏实肯干,他现在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。”“说起吃得好,项目部前几天还给大家联队分发了慰问品羊肉和白面,说实在的大家现在生活比家里都强了。”这时,哑巴民工兄弟高兴地向我竖起了大拇指,嘴里刚咬进去的馒头,随着他高兴而张开的嘴角,不停地往外掉,之后他拿起水瓶喝了两口水,才将馒头咽下去了,但笑着合不拢的嘴却张的更大了……

简单的早餐过后,他们又都各自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岗位,虽然不到上午八点,但是火辣辣的太阳已经让这些可爱的的民工兄弟们汗如雨下了。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,回想起他们刚才说过的那些话,我仿佛找到了东方路桥这些年,在一些急难险重的施工任务中,总能战无不胜、创造奇迹的法宝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杨东


关注东方

扫描二维码
关注东方控股最新资讯

版权所有(C)澳门新萄京网址3522   蒙公网安备:15060302000129号
蒙ICP备13001608号    网站策划:先诚网络科技
   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